中国博物馆进入“策展人时代”?
来源:雅昌艺术网作者:郑晓芬

近年来,“逛”博物馆逐渐成为公众必不可少的文化娱乐方式,而如何采用更为先进的陈列展览理念,让博物馆的展览更加吸引人,越来越多的博物馆开始探寻更有利于业务发展的管理模式。

2012年12月,国家文物局发布《关于加强博物馆陈列展览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借鉴国外先进经验,创新运行机制,探索实行策展人制度。湖南省博物馆、首都博物馆、南京博物院、苏州博物馆等纷纷借鉴西方“Curator负责制”,创新展览机制,探索并实行“展览项目制”和具有中国国情的“策展人制度”。

“项目制”是大多数博物馆普遍采用的办展模式,由项目负责人和策展人共同负责一个展览,其中项目负责人属于行政职务,负责协调沟通,而策展人由展览内容设计者承担,负责展览大纲的撰写。

而南京博物院则从“一院六馆”的展陈设计中演变出特有的“策展人制度”。“由六个人牵头做策展人,负责每个场馆的策划,每个策展人带领四五个来自不同部门的组成一个团队,龚院长是总负责人,策展制度就是从这种临时展览的形式演变来的。”

南博“策展人”模式由馆长、副馆长作为后盾,解决了行政难题,策展人不仅负责内容设计,在展品选择、展览设计、教育互动以及文创等展览的整个链条上均有话语权,由于中国博物馆的机制问题,在资金上还有限制,但南博在近期的展览中试图通过门票、出版和文创产品开发等方式实现收支平衡,对博物馆运营模式的探索又近了一步。



博物馆进入“策展时代”



精品展、名品展、馆藏陶瓷展、馆藏书画展……这似乎是大多数人对于传统博物馆展览的印象,千篇一律的“晒家底”,然而只有国宝级的展品才能引起观众的兴趣。随着博物馆功能的改变,由藏品为中心转移到以“人”为本的教育职能,为吸引越来越多的观众,一些博物馆开始寻求改变,突破固有的博物馆展览模式,引进西方“策展”理念,根据博物馆自身特色策划有主题和有故事的展览。




最值得一提的是,苏州博物馆在过去四年连续举办的“吴门四家”系列展览,是每年年底必看的展览项目。“2009年,苏州博物馆开始酝酿、策划一个既能彰显苏州文化特色又能契合博物馆使命和学术研究水平的系列展览。而明四家无疑是最能体现苏州文人文化的。这一系列展览无论是在选题策划上,还是在展品选择、展览设计,或者配套服务上,都遵循了‘文人特色,苏州韵味’的办展特点。”苏州博物馆馆长助理谢晓婷表示。

继备受瞩目的“吴门四家”特展之后,苏州博物馆将新推“苏州清代藏家系列特展”,展览涉及苏州清代三大世家大族顾氏(过云楼)、吴氏(从吴大澂到吴湖帆)和潘氏。“关于藏家的展览,南博做过庞莱臣,上博做过吴湖帆,为什么苏州博物馆还要做?因为我们想突出的是收藏的理念,我们做的是一个家族性的收藏展,比如《烟云四合——清代苏州顾氏收藏特展》会讲到顾文彬四代家族的收藏,祖辈的收藏理念是什么,晚辈是不是完全继承或者丰富了祖辈的收藏,整个收藏是否有改变,从家族收藏理念折射现在的收藏热,收藏什么?收藏的意义以及与古代收藏有什么区别,该如何去收藏,以及如何保存书画,这些都是展览中要体现的,可能通过展览本身,也可能在宣传或教育活动中进行嵌入。”谢晓婷告诉雅昌艺术网。

首都博物馆近几年策划的展览也是好评如潮, 9月底开展的“走进养心殿”,展出的268件(套)珍贵文物全部来自故宫养心殿,是百年来第一次走出紫禁城,也是观众第一次可以近距离的走进养心殿。该展览不仅按照1:1的比例复原了养心殿东暖阁、西暖阁和三希堂,还辅以相关处理政务、重大事件、书法绘画、寿诞婚庆、养心殿造办处等方面的介绍、展示,不仅能感受到故宫中的养心殿,同时还能获得在故宫养心殿所不能收获的知识,零距离感受帝王的家国情怀,了解清代帝王在养心殿的理政活动、生活起居和国家的兴衰历程。“首先,这个展览的定位是尽可能复原养心殿的格局与陈设,在这个基础上,我们还进一步挖掘了几个重要空间中的人以及发生的故事,同时结合空间内有内涵的文物进行解读。在这里不仅可以了解三希堂名字的由来,还有明窗开笔、垂帘听政都发生在什么地方?皇家造办到底严苛到什么程度?皇帝的一天在养心殿如何度过?”展览内容策划人章文永接受雅昌艺术网采访时表示。“我们通过展览想要告诉大家的,不仅仅是‘走进养心殿’,更是走进首博的‘养心殿’,让观众自己在展览中探秘。”


展览项目制:策展机制的改变



“吴门四家”系列展览之所以成功,最重要的是苏州博物馆在展览机制上的改变。2009年陈瑞近从当时的民俗博物馆调回苏州博物馆任职,就开始筹划“吴门四大家”的展览。起用年轻的策展团队,采用项目负责制,是他的一个重要举措。“吸引年轻观众走进博物馆,博物馆才有未来,而只有年轻人最了解年轻人。”这个项目核心小组有七名成员,包括两位博士、三位硕士和两位本科毕业生,分别负责文创小组、教育小组、公共关系小组、信息技术小组等。

《衡山仰止——文徵明的社会角色》是项目负责制的第一个展览,谢晓婷作为项目负责人,一方面倒排时间表,带领各小组组长踩准活动节拍,按时完成各项任务;同时提出合理化建议,召开协调会,整合资源,形成合力,提高团队运转效率。展览内容设计潘文协按既要系统展示文徵明书画风格的变化历程、诗文书画帖的全能技艺,又要反映明代苏州的城市生活和文人文化的要求,精心挑选,确定“借展目录”,涉及近30家收藏机构的80余件作品。展览小组根据“借展目录”与相关收藏单位联系,了解作品的完整程度以及是否同意借展。展览形式设计人员江伟达参照文徵明的《拙政园三十一景图》,运用了传统白色墙面搭配木质装饰线条;选取了画中的书斋窗棂式样,作为展厅主要墙面、过道的装饰元素,并用木、竹、纸、花卉等一些自然材料进行制作,营造一个具有明代文人审美意趣的展示空间。三个展厅均以文徵明的书房命名,北厅取名“停云馆”,内设“一片江南”(江南风景题材)、“二三知己”(雅集题材)等三组作品;南厅取名玉兰堂,内设“格物逸兴”(花卉竹石题材)等三组作品;书法厅取名“玉磬山房”。社会教育小组将教育与展览紧密结合,开展了“走进文徵明的翰墨世界”展厅互动活动:地下临展厅被分成诗、书、画、帖、印五个区域,“书”区域展示文徵明手书《四体千字文》字帖,一旁还置有金砖,观众用毛笔蘸水后可照帖在金砖上练字。配合展览,文创小组共研发了30款文创产品,包括底部有文徵明印章的“衡山杯”、文徵明手植紫藤的种子等,800份紫藤种子销售一空。

“实践证明,这样的项目负责制对于整合展览资源保证展览整体运行而言十分高效,对于展期非旺季的博物馆而言,30余万的观众量和100余万的文化产品销售额,是公众对苏州博物馆和‘文徵明特展’的肯定。”谢晓婷告诉雅昌艺术网。

湖南省博物馆2005年进行博物馆体制改革,为转变过去的业务运行模式,首先实行了“项目制”,即重大课题或展览项目由项目负责人具体负责展览的全程运作。如2006年举办的《走向盛唐》展和2007年举办的《国家宝藏》展览就是“项目制”的成功案例,展览从筹备阶段开始,就成立了展览项目组,由一名古代历史文物展览方面的研究馆员担任项目责任人,下设“安全保卫组”、“内容设计组”、“形式设计组”、“布、撤展组”、“文物保护组”、“宣传组”、“营销组”、“学术活动组”、“开放管理组”等执行小组,各小组在项目责任人的直接领导下分工协作。

目前,“展览项目制”也是中国大多数博物馆进行展览策划所使用的模式,项目负责人相当于行政职务,主要负责各部门展览事务的协调工作,而策展人主要负责内容设计,对展厅设计、文创等具有建议权。


接近“Curator负责制”的南博模式



2013年南京博物院二期改扩建,随着临展的增加,开始实行“策展人制度”,即以对某个学术领域有研究的“人”为核心而临时组建的一个项目组,策展团队的成员来自于博物馆的各部门,全馆上下共同参与到展览工作中。“南博的策展人制度由办公室牵头,社教、安保、陈列、信息开放中心、文创部门等共同参与,做展览的每个环节要怎么做、各部门的工作如何开展,展览配套社教、文创如何开发,都是全院共同参与决定的,不再是一个部门只关注自己的工作。全院中级以上的职称人都有成为策展人的资格,可以自己报选题,经院里审核,通过后建立展览项目团队。”南京博物院陈列艺术研究所所长陈同乐告诉雅昌艺术网。

南博的“策展人制度”看似也是展览项目负责制,但是以“人”为核心,策展人的权利和职责范围更广。“我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南京博物院的策展人制度是全国最好的,因为它符合中国国情,这是中国的策展制度。某种程度上,它优于西方的策展人制度,比如我们做一个展览的策划,时间短、功效快,执行力又好,这是我们这个制度的优点,而西方策展人做一个展览通常需要2-3年的时间,其中因为人事的变动或者博物馆方向的变动,经费不够而导致展览项目停止。” 陈同乐表示。“之所以说我们的这个策展人制度已经与西方很接近,是因为选定一个策展人,不仅是内容设计,展厅之外的互动、教育、文创等策展人都有很大的权利做决策,而作为陈列部主任,大部分时间是在帮策展人进行外部协调和沟通,因为策展人不一定有那么多的资源。”

8月9日,南京博物院2016年度大展“法老·王——古埃及文明和中国汉代文明”开幕。来自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的110件(套)古埃及精品文物,与南京博物院、徐州博物馆、扬州博物馆藏的140件(套)中国汉代诸侯王陵文物共同展出。

该展览选择独特的对比视角进行展示。策展人陈刚,所在的部门是教育服务部,在这之前他有考古所的工作背景,汉代文物的考古项目本身也有参与发掘,便于深入开展研究。“本次展览内容和形式,都是通过一种对比的呈现方式。展览分为不朽、生活、权力、生灵四个部分,从数量、规格、空间布局及文化内涵,基本都是对称放置。通过文物对比,让观众感受到文化的比较,在对比过程中,拥有自己的体会和感受。展厅内用两个色调来区分两种文明的展品和展区。埃及部分用蓝色,汉朝部分用红色。”

除了展览本身的精彩之外,配合展览还推出系列教育活动,包括专题导览、公众讲座、主题活动、青年沙龙、第二课堂、文化考察等。“针对观众的展前调研会开过两次:一次是针对普通观众,一次是针对中学历史老师的。而且根据调研会征集到的意见也确实为展览、活动、文创等带来了改变。比如,观众感兴趣的文物,在布展时会结合文物重要性,尽量放在重点的展柜中;教育活动的设计、文创的设计也都会注意围绕这些受欢迎的文物。”

陈同乐用“五个题”总结南博的策展方式。第一个题是“命题”,展览名字由“当木乃伊遇到金缕玉衣”到“两个王的故事”,再到现在的“法老·王”有很多考虑和取舍;第二个是“主题”,展览主题是两种文化的对比,这种主题展的方式更容易吸引观众;第三是“话题”,用什么样的语言,什么样的表现方式展现这两种文明是需要考虑的,展览最终是用最朴实的、观众不看文字都能看懂的对比方式来呈现的;第四个是“问题”,展览中有很多观众想了解的问题,策展时会注意解答,但也考虑到要让观众带着一些问题回家,希望展览能让观众思考。最后这四个题归纳成一个题就是“课题”,整个展览,从开始策展一直到现在开馆是把它当做一个课题来研究的。

加拿大皇家安大略博物馆副馆长沈辰对南京博物院的策展人制度也表示认同,认为南博的观众调查和ROM有同工异曲之处,他们在策划展览之前,也是做大量调查,才确定要不要做,以何种形式呈现,从展览的命名到展品挑选、展览陈述、宣传策略、活动设计等等。

本次展览,南京博物院在不用或少用财政专项经费情况下,向公众收取低票价提供高品质展览的一次尝试,展览门票价格为30元。南博试图通过门票、出版和文创产品开发等方式实现收支平衡,这是对博物馆运营方式的探索,也得益于策展人制度的实施。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8:30-17:30
 联系方式
胡馆长:13886874901
李馆长:15377288555